新聞中心
企業新聞
行業動態
 
 企業新聞  
委員熱議基本藥物制度 藥價虛低比虛高更危險
2013/6/13
2011年,新一輪深化醫藥改革進入既定 階段的“收官”年,公立醫院改革仍然在攻堅階段,而基本藥物制度建設中存在的問題也開始逐步顯現,亟待更深入的調整和突破。
  藥價是基本藥物制度實施中 敏感的神經。而在 基本藥物制度政策框架中,對基本藥物和補充藥物 招標采購的規定是 重要的部分之一。但制度實施一年多以來,對于招標價格的爭議似乎從未平息。在基層醫療機構抱怨藥價虛高的同時,制藥企業也在叫苦。在他們看來,有些基本藥物的價格實在是壓得太低了,甚至超過了成本價。實際上,各省參與基本藥物招標的制藥企業,從投標之始 感受到了價格壓力。而一味的價格虛低 有可能傷害到藥品的質量安全。
  那么,基本藥物價格到底該定多高?怎樣的價格才能讓制藥企業和患者都能接受?一年多的時間,似乎尚未有一個兩全的答案。
  因此,延續上年對新醫改中基本藥物制度的集中討論,今年“兩會”時,基本藥物制度推進過程中的招標采購這一 現實的問題,繼續成為代表委員們熱議的焦點。
   財經日報:在2009年底正式開始至今的一年多時間里,基本藥物的生產供應目前究竟如何?入圍供應的企業有何感觸?
  全國人大代表、步長集團總裁趙超:
  為什么大企業在基本藥物招標過程中不斷退出?
  我們有20多個品種的基本藥物品種,但是在考察了各地的招標價格后,我們最終決定不去參與。
  事實上,不只是我們,行業里不少大企業,在簡單核算成本和招標價之后,都慢慢地暫停了基本藥物的供應,因為這個價格不可能做出來,也不可能長期供應,這是個不正常的現象。如果超成本長期供應,要么 是減低物料投放,要么 是長期賠本供應,這對已經成熟的品牌企業來說,都是難以為繼的做法。
  尤其是在中藥行業里面,在目前的招標壓價體系下,出現了“此藥非彼藥,彼藥非此藥”的行為,即從藥品檢測中發現,同一個藥品,含有不同的成分。
  我更擔心的問題是,一旦行業競爭走入了簡單的價格競爭,小企業違規成本低,往往 在市場競爭中對大企業形成不公平競爭,會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,長此以往,對行業的發展會帶來很大傷害。
  全國政協委員、科倫藥業董事長劉革新:
   基本藥物制度是一個意在普惠的制度,是從 層面推進的民生工程,現在的問題在于執行。
  坦率地說, 基本藥物現階段的執行情況,已經導致了基藥生產的碎片化,現在基本藥物生產的主流企業很多都覺得很困惑,這是很好的市場和政策,但現實中超低價中標價格的混亂,確實也已經成為影響制約行業發展的重要根源之一。
  以安徽和山東基本藥物招投標過程為例,60粒/瓶的復方丹參片只有0.95元,甚至不高于市場上任何一瓶飲料,這樣的價格是否能保證足夠的藥物投料和長期質量穩定。
  更應該思考的問題在于,為什么企業明明知道價格已經嚴重超出成本了,還要陷入低價爭奪,是不是我們招標的制度設計有需要修正的地方,我們非常希望政府能夠全面介入調研。
  全國人大代表、浙江康萊特集團董事長李大鵬:
  浙江省基本藥物目錄中的丹參注射液定價,是按照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物價水平定的標準;業內眾所周知的大輸液不合理定價,甚至低于一瓶普通礦泉水,這些現象發生在治病救人的藥品身上, 是很危險的事情,長此以往,企業能撐多久,質量怎么能有保證。
  企業發展需要一個良好的環境,特別是政策環境。
  全國人大代表、河南輔仁藥業董事長朱文臣:
  招投標平臺必然是低價,這是一個規律,但是現在的價格已經低到企業接受不了,甚至低于成本價。這種情況下,如果還以這種價格作為導向,那怎么保證質量?
  在招標過程中我們感受特別深刻,因為企業品種多,每一次做招投標,一般都會有幾百個品種同時參與投標,除了基本藥物的招標,還有非基本藥物和醫保藥物的,往往我們一個政府事務部四五十人全部工作都忙不過來。而且,藥物中標之后,品種實際的生產配送保障又是一個大問題。
  日報:在社會各界還在討論藥價虛高問題的時候,為什么今年“兩會”代表委員更多地呼吁政府關注“藥價虛低”?
  全國人大代表、石藥集團董事長蔡東晨:
  現在的基本藥物招標中唯低價是取的傾向直接導致了不正常的“藥價虛低”,事實上,在行業內,大家心里都很清楚,藥價虛低比藥價虛高更危險,因為它在造成藥品長期發展不可持續、影響基本藥物供應的同時,還隱藏著更大的質量安全風險。
  以頭孢曲松在安徽和山東兩個省的招標結果為例,安徽中標價是1.25元,山東中標價1.22元,這是成品藥的價格。而原料藥的價格 已經在每公斤1000元上下,正常分裝一瓶是1.1克, 是1.1元,瓶子8分錢、丁基膠塞0.13元,其余的紙盒、標簽全都不算, 成本 已經超過了1.2元,按照中標價怎么可能做得下來,又怎么能夠保證供應?
  我認為,基本藥物制度本身是執政理念的體現, 是讓 廣大的人民享有 基本的醫療服務。藥品首先保證它的安全有效,安全是 位的,有效是第二位的。如果招標體系變成了一味壓價的過程,不看重質量,只是讓價格 的進入,這樣靠低價取得的藥品,對公眾和制藥行業來說,都不是 理性的選擇。
  全國人大代表、河南羚銳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熊維政:
  藥品招標完全靠低價是不行的,也是很危險的。
  我們做過調研,中標的60片/瓶的復方丹參片中標價是0.95元,可它的成本是3.59元。我們 要問問,怎么能生產出這樣的產品,這樣嚴重違背價值規律的東西能放心使用嗎?
  全國人大代表、河北神威藥業董事長李振江:
   制定基本藥物制度是很正確的,我們也都非常擁護這個政策,但是在各個省招標方面,我們企業 因為價格沒有優勢,被一些小企業靠低價搶走,有的可以說是以低于成本價的代價搶單。
  我們擔心的是,長此以往,這樣的做法不僅對企業信譽會產生影響,也會對行業信譽造成損害,更會對公眾健康產生危害。
  日報:為什么今年在向“兩會”提交的建議和提案中,中藥界代表委員對招標問題的看法更為集中?
  全國人大代表、河北藥都制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曉恩:
  近一兩年來游資在中藥材市場的炒作非常明顯,暴漲十倍的三七并不是個案。但藥物的 定價還并沒有實現原材料的聯動,企業只能想辦法維持, 給一瓶100片的丹參片定價6元,但實際上僅藥材成本 已經在5元左右了。
  建議 制定藥物招標上限和下限的合理平臺,搞好基礎調研,科學計算藥物的合理價格,究竟市場上的藥材制造成本多少錢,設一個合理的平臺招標價格和指導價,對于中藥這種高度依賴原材料的行業,對這一點的體會也特別深刻,需求也更加迫切。
  全國人大代表、河南宛西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孫耀志:
  中藥的惡性競爭非常嚴重,以六味地黃丸為例,全國2000多家中藥廠 有一半都在做這個產品,同類品種多直接導致的 典型的惡性競爭 是壓價。
  這種情況下,各地招標過程中的壓價競標 更加雪上加霜。中藥行業非常講究藥材產地和療效,不同產地的同一種藥材價格 可能相差幾十倍。為了品牌,大企業在這塊的成本不可能一味壓縮,但現在的問題在于,招標價格確實已經遠遠低于實際的成本價格,中成藥的品質和療效都很難保證,對中藥這一民族產業和民族文化的保護恐怕都會帶來影響。
  全國人大代表、哈爾濱葵花藥業集團總裁關彥斌:
  一邊是中藥材價格翻番增長,另一邊是招標采購不斷壓低藥品價格,這種局面只有兩個選擇,要么是降低藥品投料標準或者質量標準;要么 是主動放棄,退出這個行業。而且這種情況如果不改變,將會愈演愈烈。
  中藥材的種植是市場經濟,因為糧食作物現在政策優惠,政府給補貼,價格也比較合理了,所以很多過去種藥材的藥農,現在都改成種糧食了,這也導致了中藥材越來越緊缺,野生資源越來越少。
  藥品必須有療效,在講究藥材的中藥行業尤其如此,再便宜的藥品,如果沒有療效,不僅沒用而且貽誤病情;其次,藥品也是商品,也有自己合理的價格。
  我建議, 應該遵守、尊重藥品的兩個屬性,應該提高藥品檢驗標準,然后放開價格,實行優質優價。這樣才能促進祖國傳統的醫藥工業、健康有序地發展。如果不是這樣做,那一定是越用越糟,對傳統的醫藥工業所造成的傷害是非常巨大的,事實上現在已經是這樣了。
  日報:那么對于低價招標,有什么改進的建議?
  全國政協委員、中國藥品生物制品檢定所研究員岳秉飛:
  形成一個科學合理的藥品定價體制非常重要,優質優價,而且要隨著物價的上漲有一定的變化幅度,這樣才能體現出藥品的真實價值。
  一直以來,醫藥行業內都強調藥品是一個特殊商品,其實從我們技術角度來說,藥品更是一個高科技產品,特別期望政府主管部門能夠形成一個科學合理的價格體系,保護并促進我們 醫藥產業的發展。
  全國人大代表、河南輔仁藥業董事長朱文臣:
  我建議,能不能把限制價格的要素多關注一些,特別是在技術標準這一塊,能不能多增加一些東西。在這一方面,如果增加了一些東西,有很多企業不能入圍,如果在大企業之間進行競標的話,這個價格報的時候不會報得過了。大家都按規則去報,如果每個企業都能突破技術標,不會形成下一輪的惡性競爭。
  View 專家觀點
  中國醫藥(17.15,0.03,0.18%)企業管理協會會長于明德認為,對中國醫藥行業來說,現在確實是一個關鍵的時期:“我們需要資金、需要技術、需要人才,但是我們 需要的是良好的政策環境。”
  首先,醫改要重點改“醫”,醫改三年實施的五項任務,前四項完成得非常好。現在我們面臨的形勢是要在第五項任務上展開一個攻堅戰,那 是為解決看病貴、看病難問題而進行的公立醫院體制改革,體制和機制的變化是 根本的變化。要想實現公立醫院改革的勝利, 需要的措施首先要管辦分開,只有管辦分開,院長和醫生們才有可能成為改革的主體,煥發出更大的積極性,醫療服務投資的多元化和競爭機制才會逐漸建立起來。
  其次,藥品價格管理的改革,希望更多地采用市場機制,管好。對于當年實施過程中的一些情況,比方說招標采購的問題,我們積極地主張政策招標要推行有底招標。而不是選 格中標,要積極探索制定醫保的給付價,因為醫保的給付價是非常有利于建設一個新的市場機制的措施。
  末尾,科學監管,重實效。監管是必要的,嚴格監管也是我們發展的需要,也是發展的動力。但是在制定加強監管的政策中,一定要重實效。有一些政策希望更深入的進行調查研究、討論,把可能發現的問題消滅在萌芽。比方說在對藥品使用的安全監管方面,生產的監管、流通的監管,應該和臨床使用的監管同步重要。同樣加以嚴格化,現行推行醫藥商品電子碼制度,不管怎樣它是一個推動安全的有效措施,有提高監管效率的作用。
鹽城蘇海制藥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:蘇ICP備17040280號
福建麻将软件 极速重庆时时彩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走势 龙8国际官方网站-点击登陆 亿客隆 北京快三计划网址 辽宁快乐12规则图 山东群英会预测 幸运赛车奖金走势 体育彩票官方网站-点击登陆 最靠谱的网赚平台 秒速飞艇012路图表 福建11选5人2稳赚 福建时时彩赔率 贵州11选5手机助手 老时时彩开 百家乐筹码_Welcome